〇五六乞巧之夜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沉均被自己女儿噎得说不出话,一脸恨铁不成钢地伸手指了指她,玉婵嘻嘻笑了一下,立马收了表情往外逃。

    阿九还在外头望天,听到动静,立马转头朝她看去,玉婵咧了咧嘴:“走吧。”

    阿九点点头,掌心朝上,将手伸到她面前。

    “?”玉婵歪了歪脑袋,伸手搭上他的手。

    阿九抿了抿唇,漏出一侧的虎牙,强忍着笑意转开脸。

    玉婵探身凑到他身前:“噫——”

    阿九不想让她瞧见自己,梗着脖子往左边转。

    “……”玉婵眼珠子转了转,故作惊讶,“你该不会是听到我和爹爹讲话了吧?”

    阿九抿了抿唇,瞥她一眼,垂下眼睑默不作声。

    玉婵见他如此,便明白他起码是听了八九不离十,将手从他掌心挣脱开来。

    他霎时就慌了,张了张唇,不想两颊却被少女的掌心挤成了怪模怪样的噘嘴神情。

    “那你要保密哦,”她拍了拍他的脸,见他一脸懵懂,忍不住胡乱地揉他的发顶,“知道了吗?”

    阿九后知后觉地点了点脑袋。

    见他应诺,玉婵十分满意,便又牵起他的手。

    阿九的耳朵动了动,耳尖染上淡淡的樱色。

    “唉……”见自家女儿毫不矜持地牵着人小郎君的手,沉均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站在书房的窗后,透过窗缝瞧着二人渐行渐远,暗道玉婵没出息。

    *

    “这还不是你的女儿?”柳芷清将将吩咐完汐澜的今日的晚膳单子,就听自家郎君一通抱怨,她见怪不怪,随口敷衍。

    “如何又扯上我了?”沉均委屈,想替自个儿辩白一句,又怕惹娘子不快,装模作样地掸了掸袖衫,眼睛却朝她觑着。

    柳芷清轻哼一声:“你当时若是再说她几句,说不定现下人都不在府上了。”

    “……这如何能行?我当时不是转过念头,止住了吗?”

    “是呀,”柳芷清一脸不在意,懒懒道,“不然就像你年轻时那会儿一样,自力更生去了。”

    “……”怎么回事,一个两个都那么会噎人。

    “可阿九他……唉……”沉均颇为惆怅。

    “阿九现下什么都不知道,哪能有什么危险?”柳芷清轻拍他脊背,“你再愁眉苦脸的,以后可别与我一道出门了。”

    “为何?”

    “你太老相了,别人会当你是我爹的。”

    “……”沉均仰头,努力不让泪水流出。

    *

    天空像搭了个戏台子,日头跌落进山林间,艳丽的红橙一点点黯淡,转而化为蓝紫,直至遥远的星光愈来愈亮,台布全呈了似黑的深绀。

    院墙边上绛红,罗兰紫的朝颜静静开着,流萤在草丛间来回飞舞,光芒与天边的星子相映衬。

    用过晚膳,玉婵与阿九一道坐在廊下乘凉,微风带着未散尽的暑气,玉婵吃得多,便有些恹恹的,整个人就要往廊柱上靠,不想廊柱也热得很,她只好调转了姿势,歪着脑袋往阿九身上靠。

    肩上乍然被人碰到,阿九身子僵了僵,随即又放松下来,身子却挺得笔直。

    如意正使唤小丫鬟搬出几张桌案放在院子里,一并置上瓜果香炉,她一转头,就见玉婵像滩泥似的,懒懒散散地靠在阿九身上,坐没坐相。

    如意不堪卒视:“娘子,待会儿大娘子就要来了……”

    大梁如今宵禁并不严苛,子时前的夜市往往十分热闹,今日又是七夕,官员休沐,相好的女子聚会一处。

    玉婵和姐妹几个往年轮流去各家聚会,今年正好轮到她了,她乐得不用去别人家做出规矩样子,可不想竟还要被如意唠叨。

    “哎呀,我没力气动了嘛……”玉婵嘟囔着,脑袋在阿九肩上蹭了蹭。

    如意见怪不怪,冷冷道:“您今日又做什么好事累着了?”

    玉婵脑子里不由得浮现阿九抱着自个儿吃奶的景象,确实是累着了。

    她的双颊一下涨得通红,幸而自己坐在廊下,如意瞧不清,她把脑袋埋到阿九颈子里:“我吃多了撑得慌……”

    如意正要劝她多走动消食,院子外头便响起几位少女的声音。

    “郑姐姐她们来了。”玉婵挥挥手,要如意先去待客,才敢抬起脑袋四处瞧,不想一抬头就对上阿九的目光。

    玉婵愣了一瞬,一把拍他背上:“作甚目不转睛的?没见过美娇娘呀?”

    阿九立马拧起眉头,抬手掐了她颊肉一把。

    不巧郑嘉瑛一行人才进了院子,就见到玉婵极没脸面的一幕。

    沉玉娴小声惊呼:“哎呀,二姐姐被她小弟欺负了。”

    “娴儿,你不出声也没人把你当哑巴。”玉婵揉了揉脸,恨恨地剜了阿九一眼。

    “二姐姐就知道欺负我。”

    玉婵抹了把眼,为自己掬一把辛酸泪,哎,小弟和妹妹都要踩自己头上了。

    沉玉姝懒得看她俩演戏,和郑嘉瑛一道走到院中,在桌案前的蒲团上跪坐下。

    玉婵便也拉着沉玉娴一道。

    阿九见状,也要跟着起身,不想    玉婵忙挥了挥手:“我们几个小娘子拜织女,你可用不着拜。”

    他鼓了鼓脸颊,显然是不满了。

    沉玉姝被他俩逗乐了:“皎皎,你小弟看样子可不懂这些呢,不过郎君倒是可以与我一道拜魁星。”

    先不论阿九拜魁星有无作用,玉婵倒是被沉玉姝的话惊到:“大姐也要拜魁星?”

    “大伯说长公主和大家谏言,要在后宫之外试行女官呢,大姐姐知道后可高兴了。”

    玉婵从来不知沉玉姝竟对做官有兴趣,自己因着钱财家业,而柳芷清二人只有自己一个孩子,不靠她靠谁。

    不同于玉婵的半推半就,沉玉姝虽说是沉家长女,可上头还有哥哥,本无需考虑这些,如今竟有了做官的志向。

    玉婵不由得敬佩起她来:“那还真得拜拜魁星了。”

    沉玉姝仰了仰脑袋,转开脸道:“还得应试呢。”

    “玉姝这么厉害,肯定能考上的。”郑嘉瑛忙应和她。

    几个小娘子闹作一团,还要唤各自的丫鬟也一道拜魁星。

    阿九见玉婵就这么将自己甩下,在廊下来回踱步,等着玉婵转过身和自己说几句话,可玉婵正忙着和小娘子们笑闹,哪有功夫理会他呀。

    众人闹完,才要正式烧香,沉玉娴转头就见阿九还站在廊下,扯了扯玉婵的袖衫:“二姐姐,郎君不用拜魁星吗?”

    玉婵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自家小弟,忙举起手招了招:“阿九。”

    阿九龇了龇牙,凶巴巴地皱眉瞪她一眼。

    她也皱了皱鼻子,反瞪他一眼:“你过不过来?”

    阿九抿了抿唇,才屈尊降贵地往她那处去。

    见他来了,玉婵不知从哪儿翻出两块块点心,一块状如小鸟儿,一块又似条鱼儿:“吃不吃?”

    阿九接过,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瞧。

    “这是巧果子,一般都是串起来给小孩子戴的,”沉玉娴见他新奇,忍不住解释一番,又看了看玉婵,小声道,“二姐姐是在哄你呢。”

    阿九这才又盯着玉婵,抿唇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玉婵被看得双颊发烫,正要开口说话,不想他竟张口咬下小鸟儿的脑袋,几口吃完一只巧果子。

    “……”

    阿九接连吃完两个果子,又眼巴巴地朝玉婵看去。

    她气得想捶他,虽是自个儿先问他吃不吃的,可他也太不解风情,榆木脑袋,就知道吃了。

    玉婵拿过桌案上的五色线,接连串了一串巧果子,转手就往阿九脖子上套:“这回不许吃了。”

    阿九颇为可惜地瞟她一眼,叹了口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