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老卫点头,表示赞同,“你应该去看他。”

    她免不了叹气。

    老卫凑近脸,与她的额头贴在一起,“本不该叫你知道这些事的,也是我的缘故,叫老爷子生了私心,不然也不至于走到这地步。”

    她双手抚上他的脸,抚着他深刻的脸,“爷爷他、他也不是第一天有了私心,我看着吧,他也没把秦明生当回事,要真把秦明生当回事,也不至于叫他干那些事。”就因为看透了这个,她才觉得心累,哪里是老卫的缘故,无非老卫的破绽叫老爷子揪住,令老爷子的私心无限扩大了而已。

    这于老爷子来说是难得的机会,让他原本就是为了圆这么多年的梦走个过程,突然间就拿到了打开高位大门的钥匙,能不叫老爷子走火入魔吗?

    重男轻女也好吧,她虽然不接受这种古早的思想,但也没见老爷子对秦明生有什么看重的,真要看重了,就会同张利国一样培养起来,不至于叫他干那些拉皮条的事来——张利国要是不倒,那才是老爷子看重的人,当然,张利国倒的太快,张利国那些个明面上的子女,她知道的,出国了。

    老卫晓得她聪明的,就是有时候胆儿太小,可有时候又胆儿挺大,刚才还敢解睡袍的系带呢,眉眼更柔和了些,柔得都似要将她整个人都溺在他深遂的眼底,“不要去想别的事,要不是你只能离开学校避避,我同你舅舅也不至于将事情结得这么快。”

    因为她在,只要叫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总要想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轻声叹息,“也是叫你受惊了。”

    她确实是受过惊,印象里的老爷子好像一转身就露出了隐藏多年的面孔,搂住老卫的脖颈,颇有些难为情的说道:“要是爷爷不以我为筹码,恐怕我……”恐怕她也会站在老爷子这一边,虽然她不懂那些复杂的事。

    话还未说完,就让老卫堵住了,薄唇贴着她嫣红的唇瓣,灵活的舌尖坚定地探入她微张的唇瓣,将她羞怯的小舌尖给勾缠住,又吮吸起来,叫她渐渐细喘起来,纤细的脖颈仰了起来,后脑勺被扣住,让她无从躲避,也不想躲避,只沉醉在他的热情里。

    好半晌,他才从她唇瓣间退开,拇指抚上她嫣红的唇瓣,轻轻地按压着,对于她这般的老实坦白,轻笑着道:“那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这是安慰,也是抚慰,瞬间叫她也就想开了,何必纠结于这个事呢,双手还是攀着他的脖颈,“也就您这么说了,别人恐怕都会说我投了你们,出卖了爷爷。”

    老卫手指轻点她鼻尖,“那是说错了,你并没有出过力。”

    这话到是事实,她确实半点力都没出过,这话让她忍不住“噗嗤”一笑,到底是被安慰了,心神也跟着稳定下来了,又是个惯常没心没肺的样子,双手勾着他的脖颈不放,仰着个脑袋,脸颊似花朵一样娇艳,“老卫。”

    她唤了一声,贴着他的耳垂,轻轻地唤了一声。

    老卫着实叫她的小意温存给弄得把持不住,呼吸声渐重,手从她脸上移开,落在她后背处,隔着薄薄的衣料上下抚弄着她;另一手则按着她的身子,与自己的身子紧紧贴合在一起,手指往下一探,触手可及的湿润,不由得低笑出声。

    他声音爽朗,浸淫着性感,自他喉间缓缓倾泻而出来——她下意识地就夹紧了腿,不敢去看自己紧夹着的腿儿,只顾着将粉嫩的小舌尖自唇齿间小心翼翼地探出来,往他轻颤的喉间试探地舔了一下,神情狡黠,带着几分故意。

    被她这么一舔弄,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掩饰不住的粗重喘息声自他鼻间溢出来,他控制不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揉得她嘤嘤呻吟,到还问她,“嗯?敢挑逗人了?”

    这声音沉稳,又有些戏谑,她才生出来的那么一点胆儿又缩了回去,不敢真去招惹了。

    瞧她又跟乌龟似的缩回去,老卫贴着她平息呼吸,“敢挑逗人,又没个胆儿?”

    这是揶揄她了。

    她被揶揄的就将脸往他胸膛上躲,试图将自己的脸藏起来,藏起来就没有人发现了,这就是乌龟想法了,当然,老卫也不介意,只将她搂着,还轻哄她道,“还是我伺候你,好吗?”

    她听得这话,更是不敢抬头了。

    老卫晓得她害羞,“以后我疼你,你舅舅也疼你,还有阿枢,都疼你,不好吗?”

    她更没脸说话了,明明都是把她全成了,她还是有点儿不敢当面接这话了,更是想把自己藏起来,不光将脸藏起来,要将整个人都藏起来。这更得老卫的怜爱,免不了将她的脸抬起来,往她娇艳如花的脸蛋上亲了好几口,到觉得她格外的可爱,“到也不必为着这事儿难受,我同你舅舅也不能陪你一辈子,阿枢他能陪你,在我们能陪你的时候就陪着你,等将来我们先走一步,也有人能陪着你,这是好事,知道吗?”

    她听着眼里就有些湿润,“老卫,我……”

    老卫拿手捂了她的嘴,“嘘,不要说话,听我说。”

    他眼神温柔,再没有比这一刻更有耐心了,“我有点对不住你,不能叫你光明正大地站在人前,这是我的错,以后恐怕还有闲言闲语,都得累着你承受。这是我的私心,非得抓着你不放,是我的过错,不是你的过错,你要是不想承受,可……”

    “不,我不要,”这会儿,她懂了,懂他的意思,是将主动权交到她的手上,只要她说不愿意,他就会愿意放手的——她也懂了,脑瓜子也是清明的,晓得他更深一层的意思,分明以退为进,先提出话来,说着让她自己选,但其实她也晓得自己离不开,所以,她紧紧地勾住他的脖颈,难得霸道一回,“我不要离开你。”

    美眸里全是坚定,得到老卫畅快的笑脸,他与她脸贴脸,下巴处新生的胡茬子还戳着她娇嫩的脸,又将她将弄疼了,稍微扯开脸,覆在她私入的大手往湿润处轻轻一按,一语双关道,“嗯,我也放不开窈窈,跟个小妖精似的,叫我怎么放得开?”

    底下杵着他的硬物,前头又有手指在轻按,她身子敏感,就微微哆嗦了起来,下午才被卫枢深深入过的甬道深处又慌慌张张地吐出一口粘液出来,将薄薄的布料湿得更透。

    她还想反驳的,但身子更诚实,被他一按弄,嘴里头就溢出微弱的呻吟声来。人被抱了起来,他另一只大手拖着她紧翘的臀部,将她换了个姿势,让她躺在后座里。她睡袍歪歪斜斜地披在身上,胸前那一片白腻肌肤落在老卫眼里,令他眼底的欲念更深沉了起来,人也跟着向前靠近她,目标很明确,几乎就半压在她身上,张嘴就含住了她的娇乳。

    温热的口腔,覆住了被卫枢啃咬过的娇乳,上头还残留着他啃咬过的痕迹——但老卫不以为意,反而用牙齿轻磕似艳果一样的乳尖儿,得到她似娇啼般的呻吟,面上笑意更深,将娇娇的乳尖儿吸吮了几下,将这艳果儿吸吮得颤颤挺立,愈发似成熟的果子一般。

    他将这边果儿吐出来,就觑着她微迷蒙的眼儿,到有些遗憾,“可惜我们窈窈没有奶水。”他大手覆住她一团娇乳,肤如凝脂,叫他爱不释手,手上便揉弄了起来。

    她眉头稍皱,被揉得又疼又胀的难受,伸手去抓住他的手,也不知道是要按着他的手让他用力些,还是想推开他的手,“才没有那个……”她一开口,声儿便破了音,伴随着呻吟声,叫她立即闭上了嘴,脸上嫣红似血。

    瞧她这个羞涩的样儿,老卫更是欢喜,揉过她这一方娇乳,又搭上嘴吮吸,手侧换了个边,将另一方娇乳反复的揉弄,揉得娇喘连连,真让他喜欢听,不由得吮吸得更重,手上揉弄的更重,几乎将要这娇乳揉得破碎。

    “等你有奶儿,”老卫想着她挺着奶儿送到他嘴边喂他,身下不由得更坚硬起来,将他的衬衫下摆都给顶了起来,“可不许全喂了孩子,也得让我吮上两口。”

    她被弄得眼神迷蒙,身子儿微颤,娇乳叫他吮吸揉弄得酸胀又舒爽,便将稍挺起了上半身抵向他的手心,那举动又将奶儿送得他嘴里更深,雪白的娇乳,在他的嘴里,跟个小儿似的吸吮——她猛然还有点遗憾自个没有奶儿,不能叫他吃上些。

    才这么一想,她就不敢看他了,“才不……”

    老卫哪里不晓得她这个嘴上说不要,身子到是很实诚的傻姑娘,薄唇吐出被他吸吮得又红又肿的乳尖儿,真当叫他怜爱得紧,灵活的舌尖洞着两方娇乳间的空隙处下滑,将她睡袍拉开,沿着平坦的小腹伸手剥开她那一片薄薄的包裹住私处的底裤,轻易地自她腿间脱下来,纤细的双腿微微曲起,极为配合他的动作,底下便光溜溜的一片,白馒头似的私处将最美妙之处都覆住,指间往缝隙里一抹,湿意将他的指尖浸了个透。

    他嘴角含笑,当着她嫣红的脸,将手指放到嘴里含了——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动作,看着他将沾了自己湿意的手指含住嘴里,竟是吃了——然而,她像是被突然打开了开关一样,身下湿得更厉害了,将臀部底下的皮坐椅湿得一塌糊涂。

    这身体的反应,她想要翻身起来,双手却让他大手按住,被迫维持着双腿张开的姿势,将白馒头似的私处就对着他,似乎紧张了,她哆嗦得更厉害,内里为着空虚绞动,更是吐出一波波的粘液来。

    ps:追更:yanqingxiaozhu.com (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