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考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24.

    整行李的时候陈葭才想起她已经一个多月没吃药,咬着唇苦恼。

    正收纳的陈广白睇她一眼:“想什么呢?”

    陈葭支支吾吾:“药…”

    “没事。”陈广白轻描淡写,利索地迭着陈葭的衣物。

    陈葭不高兴地站起来踢了行李箱一脚:“你当然没事。”

    陈广白无奈地解释:“我结扎了。”

    陈葭瞬间张大了嘴:“啊?”目光不由自主地往下走。

    陈广白不得不站起来。陈葭的目光又往上窜,活像坐在游乐园的升降机上头晕目眩,陈广白居然结扎,真是难以置信。

    “看够了没?”陈广白凉飕飕地开口。

    “嗯…啊?哦哦,我没看。”陈葭慌乱地摆手。

    陈广白嗤笑了下:“你是不是好奇结扎为什么还能勃起?”

    陈广白粗鄙直白的言语让陈葭心虚不已,她的确是有好奇……陈葭偷觑他脸色否认:“我没有,你别乱说。”

    话虽这么狡辩着,等陈广白重新帮她理行李时,陈葭就偷偷摸摸上网搜索相关资料。原来结扎已经是个成熟无弊端的小手术,远没有想象中的可怕,心里那丝感动瞬间飘飘然了。

    陈葭坐在床沿看他一丝不苟地迭、卷、放,来时塞得满满的行李箱居然留出一半的空隙。

    陈葭崇拜地赞叹:“好厉害,简直可以把我装进去。”

    陈广白随口问了句:“要不要试试?”

    哪知道憨小人真的撒了拖鞋进去,抱腿埋膝使唤他:“快盖上!”

    怎么可能盖的上,陈广白象征性地把另一半盖在她薄薄的背上,手撑了劲,重量就不会压到她。

    陈葭神神叨叨:“我现在扮演的是珍珠蚌。”

    陈广白陪她演:“那你是珍珠?”

    “yes!”陈葭十指张开地弹跳出来,“pearl  princess!”

    陈广白顺手把手中的手机充电器放在她头顶拟作皇冠,虔诚地垂眸唤了声:“your  highness。”

    陈葭百分百幼稚的心得到满足,快乐地垫起脚尖给他下巴一个甜蜜的吻,幻想自己是在慈爱父亲肩膀上欢呼跳舞的公主。

    两人吃完饭去机场,陈广白一路送她到安检口,陈葭回头看他,宛若来时那般,陈广白遥遥站在人群后,他们在人群中四目相对。

    陈广白冲她弯了弯嘴角,明明是很浅的笑意,眉眼却深情地好像能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陈葭眼眶有些发酸,瘪了瘪嘴,压下涩意,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转身的刹那陈葭脑海中浮现了很多幼时回忆,基本都是一句话,一个片段,还有陈葭被父母责备时捂住她耳朵的陈广白。那个明明比她大不了多少,却还是一次次义无反顾对峙父母权威的小陈广白。

    陈葭不知道这是她的悲哀,还是陈广白的勇敢。

    在这瞬间,她决定原谅陈广白。她爱那个挡在她跟前的哥哥,于是她原谅那个伤害她的陈广白——没有逻辑可言,因为哥哥和陈广白是不可割裂的一体。她在爱和恨之间只够选择一个,单纯的爱亦或者单纯的恨,要比爱恨交杂好承担很多,很多。

    她累了,如果他可以代替父母给予她缺失的爱,那伤害也并不算什么。而且她其实可以自欺欺人学会享受其中不是吗?可要是陈广白什么都没做过,他们还是相亲相爱打打闹闹的兄妹,会有多美好?陈葭不敢继续奢想了。

    工作人员把登机牌递给她,不解她为什么又哭又笑,见过太多机场上的悲欢离合,鲜少有这位乘客这样悲喜交加的。

    国庆后陈葭忘我地投入到学习和统考中,成效卓着,班主任找她谈话的次数少了,连严肃苛刻的家教也开始对她展露笑脸。

    日子同教科书一并被指尖一页页揉搓、翻过,从秋季校服过渡到冬季校服,总算迎来了联考。

    家教让她提前熟悉考场,以免迷路迟到。学校负责这块的音乐老师也是相同的想法,带着艺考生们提前一天熟悉一中。

    陈葭跟着队伍走,慢悠悠地四处环顾。相比较四中黄白明亮的建筑风格,一中的建筑要单调很多。

    记得中考前学校为了激励学生好好学习,组织过一次名校参观活动。当时她还跟同班同学炫耀:我哥哥就在这个学校上学哦。同班同学的反应是什么来着?哦,他们笑嘻嘻地说二胎是不是真的要比一胎笨啊!气得她迟迟不肯下大巴进去一中。

    回去之后她发奋要考上一中,跟陈广白并肩,可再努力也达不到陈广白的高度,她把一中的校册翻烂也不属于她。陈广白是有多优秀啊。

    ……

    一行人跟随着老师走,途经教学楼长廊,墙上布着一中历届高考第一的学生照片和简介。大家不由自主瞻仰学霸的风姿,陈葭也是,从头走至尾,愈发觉得自己渺小,给她答案抄她也抄不到那个分数吧。

    考场熟悉后自由选择回学校还是回家,陈葭回了公寓。这学期还没来过,一进门有种粉尘扑扑的温暾厚重,但其实并不多脏,她走至阳台前推开窗户,探出身体深深吸了口气,又重重地呼出。

    小区绿化好,空气清新,只是入冬了,树木有些萧瑟。住在这的不少都是陪读的父母和拼搏的子女,这个点,小区里看不到几个人。

    陈葭在脸冻干前回了屋子,站在客厅中央闭着眼忘情地高歌。身后好似有陈广白在倾听与鼓掌。

    统考一结束,陈葭飞奔至公寓,打开好几天没有看的手机,未接电话和未读消息占满屏幕。陈葭粗粗一扫,按了清除,然后拨了陈广白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忙音。

    陈葭想,如果此时手里的是座机,那她的手指一定把电话线绞得稀巴烂了。

    谢天谢地陈广白终于接起,陈葭的一腔喜悦有穿透光缆的魅力。

    陈广白听着她飞快地说了句:“我考完了!”又一字一顿地重复,“我!考!完!了!”

    “嗯。”陈广白跟着笑,“你考完了。”

    “是啊。”陈葭突然泪流满面,原来拼尽全力奔跑至终点是这样的感觉。

    陈广白静静地听着她呜咽,突然说:“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叁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是《挪威的森林》的片段,陈葭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她轻轻答:“太棒了。”

    “嗯,太棒了。”陈广白的声音低缓而悠远,“佳佳,你很棒。”

    陈葭从无声流泪变成放声大哭,夸赞与肯定比“我就这么喜欢你”更珍贵。

    【pearl  princess:珍珠公主】

    【your  highness:公主殿下】

    【《挪威森林》片段: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叁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