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33.

    陈葭没有回复陈广白,但她把微信头像改成了钥匙照片。

    对陈广白来说,这是把开启他们另一种生活的钥匙,对陈葭来说,这是把让先前种种统统封藏的锁。

    陈葭把手机里的一些视频与录音导到了电脑上,又拷贝到u盘,最终把u盘锁在抽屉深处。

    “再见。”陈葭轻声道别。

    艺考彻底结束,本是值得放松的喜事,糟糕的是陈葭文化课成绩很不理想。

    陈广白问她要不要请个家教,陈葭当时正被九十分的英语卷子打击到奔溃边缘,怨气撒在他头上,噼里啪啦跟爆竹似的响:“为什么我身边总是家教?这个家教走了那个家教就来?我看别人不懂都是问班长问学习委员,为什么我就要请家教?我是不是比他们笨很多?我也想问学习好的同学,但我不是他们的朋友,我怕我问了他们不理睬我。可我也不想要家教,如果家教教了我还是考不好怎么办…陈广白,我这次英语才考了九十分,刚刚及格……”

    陈广白静静地听她说完,低缓道:“好,我们不请家教。”

    “嗯…”陈葭把手里的卷子团成一团丢在一边。

    “把卷子拍给我看看?”

    令陈葭感到羞耻的成绩,她却不赧于暴露在陈广白跟前,毕竟从小到大,陈广白见过她太多糟糕的成绩了。

    她把卷子展开,拍过去四张:“我发你微信了,有收到吗?”

    “嗯。”陈广白切到微信点开看了会儿。

    陈葭一会儿趴桌上,一会儿转个笔,一会儿跳个橡皮,陈广白那头一直很安静,只有轻轻的电子笔触声,半晌她听见他说:“看看微信。”

    陈葭坐直身体点开,陈广白发来的依旧是老四张卷子图,只不过上面注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收到了吗?你答错的题我都写了语义分析,听力部分没原文,我大致猜测了下,有机会的话你问老师要光盘过来听听;作文那块,我写了几个万能句式,记得背;现在大量增加词汇量不现实,所以完形填空和阅读理解你得有技巧地去找答案……”

    陈葭认真地边听边记边看,等他说完,她又做了一遍错掉的题,发现轻而易举。

    她惊喜地告知陈广白,可他淡淡道:“短期记忆。”

    陈葭瘪瘪嘴,不说话了。

    陈广白语气忽而严肃:“佳佳,我宁可你从未开始,也不想你半途而废,往后回忆起来满心遗憾。你也不想的对吗?”

    陈葭一怔,是啊,艺考她都参加了,文化课不跟上岂不是小鸡孵小鸭白忙活。

    “嗯,我会努力的。”她郑重回。

    这之后每晚陈广白都会抽空给她讲题,每门课他都教得很好。

    “功夫不负有心人”对于学生而言是最好的座右铭了吧——陈葭在期末考上取得了个不错的成绩和排名。

    好事儿当然第一个告诉陈广白,陈广白听完后语带笑意:“真厉害啊。”

    “那是!”陈葭骄骄傲傲的,“你还没放寒假吗?”

    “放了,但还有些事,晚几天回去。”

    “哦…”陈葭闷闷地拖长尾音,“你很忙哦?”

    陈广白笑笑:“怎么,寒假也要补习么。”

    “no!我要好好放松欢欢喜喜过年!最后一个寒假了诶。”陈葭感慨。

    “是啊。”

    陈葭抬手拉开窗帘,眺望天空,没有月亮的夜晚,夜风却是温柔的,新闻里说今年春节很有可能是个暖春呢。

    她悠然说:“陈广白,过了年,我们重新开始吧。”

    良久,她听见陈广白轻而肯定地回:“好。”

    正式放假第一天,陈葭睡了整整十叁个小时,像是要把一学期缺失的回笼觉全补回来。醒来时饥肠辘辘,捞过手机约程曦喝下午茶。先前加上程曦后,她几次叁番约她玩儿,但陈葭顾着学业都婉拒了,现在放假总算可以赴约了。

    程曦应该很高兴,连发来叁个转圈圈的表情包。陈葭却高兴不起来——程曦喜欢陈广白,见面肯定十句话八句是他。

    陈葭叹了口气,惆怅地想:她这样算什么呢?既不能像女朋友那样义正严辞地劝阻程曦别再喜欢陈广白,又不能以妹妹的身份告知程曦她和陈广白的关系……这样间接欺骗人的感觉真不好受,如果程曦知道他们的关系,会怎么看待陈广白?会不会大骂他变态!

    想到这陈葭又笑了,利索地起床梳妆打扮。管它呢,苟且偷生得过且过吧!

    两人约在杏子街的一家港式甜品店。

    陈葭戴着毛绒手套的右手贴在门上一推,闪身进去了。

    “欢迎光临。”安装在门上的迎宾器清脆地响起。

    程曦听见响动,忙抬头寻去,下一秒举着手晃动。陈葭稍一张望就看到了,她大步过去,坐在程曦跟前。

    “你等很久了吗?”陈葭边摘手套边问。

    “没有呢,我也刚到。”说着,程曦把菜单推给陈葭,“你点。”

    陈葭把手套各一只地仔细塞进大衣口袋里,陈广白送的呢,可不能带一次就脏了。等拉上拉链,陈葭才翻开菜单浏览着。

    程曦注视着陈葭,有些移不开眼。好像每次见到她都会被她惊艳一下,尽管才见过叁回。

    装饰性的两盏小吊灯下,陈葭美好得像一幅油画。她垂眸时眼像一弯钩月,睫毛浓密,鼻梁上有个小骨节,显得英气,杏脸桃腮,嘴唇饱满,长发有些卷曲,懒懒地披在脑后,毛绒绒的额发娇羞可爱。

    程曦心中不免有些酸涩:陈广白跟陈葭一块儿长大,审美起点那么高,而她顶多算是清秀,他有可能喜欢她吗?

    陈葭把菜单本翻了个遍,想尝好几样,不禁有些想念陈广白,他要是在的话她就可以随意点了。陈广白一直很纵容她的选择困难症和挥霍。

    “我去点单啦。”陈葭把菜单合上,问程曦,“你吃什么?”

    “芒果班戟。”

    “就这个?”

    程曦似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怎么吃甜的。”

    陈葭“啊”了下,愧疚起来:“你不早说,早知道不约下午茶了。”

    “没事没事,你吃,反正我放假也没事。”程曦忙摆手。

    “好吧,那晚上我们去吃别的。”陈葭想了想。

    程曦眼一亮:“可以吗?”

    “可以啊!”

    陈葭走去柜台点餐,取到小票望了眼程曦,她也在看她,两人对视了下,程曦冲她吟吟微笑。

    程曦笑起来很舒服,干干净净的,是他们班大部分男生喜欢的类型。冯潇然以前评价过隔壁班的清纯班花:跟这类神仙妹妹接触,声音要小,行为要轻,不能鲁莽,要呵护再呵护。好像的确是这样,程曦能引起人天然的保护欲。

    陈广白喜欢这样的吗?如果没有她,他会跟这样的女孩子交往吗?

    陈葭胡乱想着,不免有些烦躁,递出去的小票已经皱成一团。

    服务员好脾气地摊开来压平,核对餐品,确认无误后把餐盘递出去:“您好,您东西齐了。”

    陈葭接过,端着往座位走。

    明明是喜欢的清甜双皮奶,陈葭却有些食不知味。程曦心中有事,也没说话,两人沉默地用餐。

    程曦把一份芒果班戟吃完,用纸巾揩了揩嘴角,眼神闪烁了下,小声开口:“葭葭,过几天我可以去你家找你玩儿吗?”

    “啊?”陈葭猛得被芒果糯米滋噎了下,干干地咽下才回,“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