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处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可以放开我了吗?”易夏埋在衣服里闷闷地开口。

    姜墨耳朵绯红,面上却还强装镇定自若,双手扶着眼前少女的肩松开,弯腰低头看她,神色温柔,易夏置气般侧开头,不去看他。

    姜墨好笑地揉她的头,语气异常缓慢低沉,“要一起去吃饭吗?”

    易夏没接收到这异常的体贴,双手刨开姜墨的手一把甩开,为男人的冒犯而真的生气,板着脸快步往教学楼方向离开。

    “我要去找易寒!”

    姜墨眸色一冷,站在原地单手插着兜却没去追,只是漫不经心地说道,“赶上去当电灯泡?”

    姜墨本以为这样能够戳到少女的内心,不料易夏头不回,脚下一步都未放缓,毫不在意地回答他:

    “那又怎样?”

    姜墨仍然未动,没有上去追,却只是盯着少女头也不回冷漠的背影,越走越远。

    直至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姜墨才笑了一声,玩味地把着手腕上的手表。

    “那又怎样……”

    不知道他是在重复姜墨的话,还是在对此刻的自己说。

    易夏上去自习室找易寒,自习室却是空无一人,只看到自己送来的便当还在桌上放着,易夏便把它给带上然后下楼。

    此时还在上课阶段,除了偶尔的老师和学校工作人员,连操场都不见几个人影。

    她一个人在学校操场漫无目的地走着,一手搭着便当,边走边低头踢脚下的碎石子,发着呆。

    不知不觉走到篮球场,隔着围栏,里面还有在上体育课的班级,正好在易夏这一边的角落,一团女生似是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动静还不小。

    易夏被惊地抬眼,看向喧闹声来源,发现她们都在望着一个方向议论纷纷。易夏好奇地顺着她们的视线望过去,却正好与才扣完篮拿回球往她方向这边走的男生视线对在一起。

    是易寒。

    对面的男生显然也发现了他,面色冷峻,似是被阳光刺眼到,眯着眼,眼神深沉复杂,直直地盯着她。

    那是易夏从未见过的眼神。

    什么嘛……明明是自己和女生关系那么密切。

    易夏也只敢偷偷地抱怨。她错开视线,面上假装镇定,手提着便当和姜墨递给她还未喝完的矿泉水,脚上不紧不慢地找到进篮球场的门口走进去。

    易寒此时已经坐在一旁的休息凳上,旁边放着篮球。棱角分明的五官此时却是微微皱着眉,紧抿唇,拿着纸巾擦拭着脸上因运动出现的汗。男生额前的碎发已有几根被汗水浸湿,紧贴着光洁的额前皮肤,浑身散发着刚成年男生独有的蓬勃少年气。

    还未等易夏走近,那堆骚动的人群突然爆发,在一众人群里面突然小跑出来一个女生向易寒的方向去,然后站在男生面前,红着脸,看着他的眼里却发着光。

    “同学,可以要一个联系方式吗?”女生边说边递出去一瓶矿泉水,正好能解了易寒口渴的燃眉之急。

    易寒眉眼却纹丝未动,漠然地说了句“抱歉”,并未接过女生的矿泉水。

    女生面上尴尬,小声呢喃着“这样啊”,失落地转身拿着自己的矿泉水回到人群。而他们的体育老师似乎是回来了,大声训斥着散漫的人群,然后集结他们出了篮球场。

    篮球场回归静谧,易夏漫步凑了上去,见易寒旁边的位置被篮球占据,正想伸手转移这个障碍,易寒却是像知道她的意图,自己伸手将篮球拿出放在地下,又甩了张纸巾垫在上面,全程一眼未看她。

    易夏俯身一只手拿起纸巾擦拭,然后将揉成一团的纸丢进垃圾桶,才坐上去,将便当盒和矿泉水放在自己腿上,朝易寒道了声“谢谢”。

    “谢礼呢?”

    “什么?”

    易寒转过头,直直地看向她,易夏被这动作惊的也看回去,身体僵住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看着近在眼前就可以触摸到的俊脸,不自觉地喉咙动了动。

    易寒最先落败,他又转回头,不自然地清嗓道,“我想喝水。”目标显然是指的放在她腿上的矿泉水。

    易夏领悟过来,“诶”了一声,想到那是自己喝过的,耳尖动了动,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还是拿起矿泉水,拧开瓶盖,瓶身还带着丝丝凉意。

    易寒正好奇她下一步要干嘛,却只见旁边的少女神色认真地擦拭着瓶口。

    “……”

    易寒气结地一把抢过还在被少女认真擦拭中的矿泉水,接着仰头对着瓶嘴喝了好大一口,有些水从瓶口偷溜出来,顺着白皙的面庞,流到脖子,直到没入被衣服遮住的胸口。易寒没有在意,用手背擦去唇边的水渍。

    这样性感张力的易寒看得正处旁边的易夏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她回过头不敢再看,却见易寒将手持着矿泉水递了回来,骨节分明、修长白皙,和易寒本人一样,一看就知道是易寒的手。

    只剩矿泉水瓶了……

    易夏沉默,径自帮易寒丢掉瓶子,矿泉水瓶一丢进去,和垃圾桶碰撞发出声音,在静谧的篮球场显得格外清晰。还未回过头,就听身后易寒突然发问,声音平淡却又掷地有声。

    “喜欢姜墨?”

    这是易寒第二次发问了,易夏听到熟悉的问题,转过身,情绪由刚刚的怦然心动转变为不满,皱着眉看向易寒。

    易寒好笑地看着她现在的模样,伸出手,捻着两只手指将她眉间舒展开。

    虽然气结,但易夏还是乖乖地回答,“没有!也不可能喜欢!”

    “我刚看到他抱你……”易寒似是斟酌了一小会,终于开口。

    易夏被惊得瞳孔瞬间慌乱,缓了一小会才意识过来易寒说的是抱,应该没看到姜墨其他的动作。想罢勉强自己镇定下来,先发制人,“那你为什么不出来拉走我!”

    易寒半弯着腰看着远方,双手交叉握在一起,手肘放在腿上,动了动喉咙,不知道说什么。

    是说怕自己一冲动就想对姜墨动手,抑或者是怕看见小姑娘维护别人的样子。无论是哪种,这些有可能表露出他内心最隐秘的话语,他都说不出来。

    “对不起!”易寒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揉了把易夏的毛茸茸的脑袋。实际上,他自己也很难形容那时候的自己,看到两个人亲密的场景,是什么样的心情。

    好在易夏也并未想那么多,没有追究到底,却装作很无意的样子将话题转向沉琪。

    “跟你在一起的那学姐呢?”

    易寒偏头斜睨看她,随即笑了下,“我让她先走了。”

    易夏在旁边伸了下懒腰,然后凑上来,眨了两下眼睛,面色狡黠地发问,“那你呢?喜欢她吗?”

    “不喜欢。”易寒摇了摇头,语气平淡,然后继续说,像是在解释,“同组里一个人的表妹,她经常过来送饭,有时候会跟他们一起吃。”言罢,易寒又顿了顿,终于说出易夏心里想要的那个答案,“我拒绝过她。不过她性格原因,说不会放弃,我也不好说什么。”

    易夏低下头,装作若有所思地点了几下头,实际上乐得直咧嘴偷偷笑。

    易寒则注意到因易夏偷乐而被紧紧抓住的盒子,他伸手将便当抽出来。易夏发现手上一空,抬头好奇看向他。

    “放这么久应该坏掉了。走吧,带你出去吃!”说完易寒起身,一手拿上便当盒,就要走。易夏也跟着起身,赶上去追问,“那这个怎么办!感觉阿姨很认真做的!”

    易寒笑了笑,  “我自己洗了拿回去假装吃完。只能对不起阿姨了,毕竟一份也不够我们吃!”

    易夏听到亲密的“我们”二字,开心地直点头,脚步轻快地跟上,和易寒并肩走。

    正傻乐着,易寒突然叫了她一声。

    “小夏,答应我一件事可以吗?”

    “啊?”易夏侧过头,面上洋溢着轻快的笑容,眼睛亮闪闪的,猝不及防和易寒的视线对上。易寒心猛地漏了一拍,却没有移开,仍是看着她,神色认真,缓缓开口。

    “18岁之前,不要和别人谈恋爱。”

    易夏听见这话瞬间定在原地,她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怦怦直跳,是快要到爆炸的程度。其实就算易寒不这样说,她也不打算在18岁之前谈恋爱,但她摸不清易寒说这句话的缘由,却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几分喜悦。

    易夏垂眸,迟钝地点了下头,答应下来。

    她也想等到18岁,告诉旁边的男生,自己的心意。

    “嗯!”

    易寒转回头,嘴角略微上扬,然后又轻轻揉了揉易夏的头,心情明显不错。

    “想吃什么?”

    “我上次吃到一家超级好吃的面,我带你过去,就在那边!”少女洋溢着的欢快明亮已经阻挡不住全部被释放出来,这样的笑容让易寒的心绪被扰乱得更甚,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想把这份明亮缚住,只照耀自己一个人。

    易寒点了点头,顺从地让少女拉着自己往校门外走。刚走出校门口,易夏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看他,站在他面前,装作不慌不忙的样子,眼神却明亮狡黠。

    “我答应了一件事,那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易寒微微低着头,好笑地看向站他面前的少女,点了点头,又伸手上去轻轻捏了捏脸,是软糯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长大了还会讨价还价。”

    “我没有成年之前,你也不能谈!”

    明明是肆意任性的声音,易寒却发现自己心情变得愈加好。眼前的少女就像一泓甘霖,解津止渴,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调动他的心情。

    他勾唇,答应下来,话语温柔又有力。

    “好。”

    ……

    吃完饭,易夏手机收到来自姜茶的信息,问她下午还过不过去,易寒正好说自己要回学校,于是易夏默默地在键盘上打字,回了一句“要”。

    “下午你回家吗?”

    易夏没有抬头,蹙眉给姜茶回信息,摇了摇头,“下午得去找姜茶。”本来还想继续说,但是想到易寒应该不想让她和姜墨接触,还是没把组乐队的事说出来。

    反正自己过去也是拒绝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易寒点了点头,正好俩人已经走到路边,他随即帮易夏叫好了车,直到易夏乖巧地钻进车乖乖坐好。

    “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一个人路上要注意安全,知道吗?”

    易夏允诺着连忙点头,然后易寒帮她关好了车门。因为姜茶家距离学校也不远,没几分钟就到了。

    易夏快到的时候跟易寒发了个短信,怕打电话打扰到他,说自己到了。然后关好门下车,转身往姜茶家走去。隔着窗户,隐隐约约看出来里面还有不少人,看起来很热闹,一走近,果然就是姜茶叽叽喳喳的声音。

    易夏又想到上午姜墨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个人在没在家,易夏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姜墨,打骂在这种时候好像也不太合理,想罢叹了声气,轻轻扣了下门。

    大概是因为自己扣门的力度太小,正忙着说话的姜茶没有听到,易夏准备再敲,门却突然开了。

    没想到开门的是姜墨,比起以往调侃的表情,易夏这次见到的姜墨显得有些冷淡。

    姜墨一句话也没说,径自转身忙自己的。易夏也没管他,往客厅沙发姜茶的方向走去,她还在叽叽喳喳地跟谁说话,话语带着难得的几分矜持。

    易夏走近,原来和姜茶说话的是演出那天乐队里叫顾朗的混血,再看向姜茶,一脸明媚如沐春风的表情,易夏心里了然一片。

    “咳咳……”易夏假装咳嗽了两声,顾朗也随即抬头,俩人互相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

    姜茶也被惊动,她还带着跟顾朗说话时的眉飞色舞,看到易夏来了,立马转移目标,往她身边凑去,然后拉着她往一处角落走去,一脸偷偷摸摸的模样,似是有什么大事要跟她商量。

    “易夏,我也要参加你们的演出!”姜茶声音压的极低,只有她们俩人才能听到。

    易夏顾不得自己来的目的是拒绝,蓦地睁大眼睛惊讶地反问,“怎么突然决定要来?”

    说到这里,姜茶突然有些激动,但她似乎是因为顾朗在这里,又克制下来,“顾朗也要参加!我哥上次骗我,说什么最后一次表演,结果这次他居然拉了顾朗哥来!”说到这里,姜茶又忍不住激动起来,拉着易夏的手对待她仿若是和自己同一战线的同志,激动的握着她的手上下抖,“人间极品的混血帅哥,好不容易有机会相处,我得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

    顾朗也来?搞什么?

    易夏面色有些难为情,本来想拒绝跟姜墨演出的话卡在喉咙说不出来,姜茶见易夏面色不大好,以为是不愿意自己参加进来,语气更软地跟易夏小声撒着娇。

    “你去跟我哥说说嘛,要我也进来,我不开嗓子,做其他的都行!”

    易夏皱了皱眉,自己这拒绝的话还没说出,眼下又多出一个任务,支吾半天最后叹了一声气,道出了自己来的目的:

    “我这次来是想跟你哥说,不和他一起参加演出。”

    “原来如此。”不是姜茶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姜墨走过来,手上拿着装着果汁的杯子。

    易夏惊地侧过头,就看到姜墨正盯着她,似笑非笑的模样,莫名令人有些心虚。不过她还是壮着胆子跟姜墨对视,正式的一字一句跟他开口:

    “我想了想,还是不用麻烦你了,我一个人应付表演就足够。”

    姜墨没说话,两个人的眼神互相交汇,好一会,姜墨冷哼了一声,放下果汁放易夏旁边,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

    姜墨没有同意或者拒绝,这不重要,易夏本来就是过来表示自己的拒绝。

    “易夏……”姜茶在后面喊着她,易夏转过身,就看到姜茶幽怨的眼神,姜茶嗫喏了一会,又自暴自弃地自言自语,“反正他也要出国了……”

    说的是顾朗。

    “你不问我为什么拒绝吗?”易夏还以为姜茶会问她,为什么要决定一个人参加学校演出,毕竟在她的视角来看,她并不知道姜墨对她做的事,这个决定很突然。

    “你不想就不想啊,没有为什么。”姜茶有些莫名,随即又有些气急败坏,“原来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臭女人。”说罢就小拳拳捶胸口上来,易夏却莫名地笑了。

    是啊,她和姜茶是最小到大的最要好的朋友,就算是再喜欢顾朗,易夏不想做的事情,她不会勉强。

    姜茶无意的举动,确是以退为进,易夏心下生出不忍,想了想一起演出唱个歌,也不算什么吧。易寒只希望她18岁之前不谈恋爱,实际上他不说易夏也不会谈,毕竟她喜欢的是易寒,以易寒的性子,不到18岁成年,他必然不会接受自己。

    想到这里易夏豁然开朗,看着眼前蔫下去的人,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头,“想了想,我们还是一起演出吧。和你哥……”说罢清了清嗓,又继续,“以及顾朗哥哥,一起。”

    姜茶猛地抬起头,喜出望外,“那我去跟他们说!”说罢就兴冲冲的跑过去通知俩人,正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表对外一副毫无兴趣模样的姜墨,听到姜茶跟顾朗说的话,突然就抬起了头,眼神极有深意地往易夏这边望过来。

    易夏不置可否,并不想回任何眼神解释自己为什么反悔,只是拿起姜墨给的果汁,轻抿了一口。

    姜墨极其轻微地勾唇笑了笑,却是发自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