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瑶之死2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八十八章陆瑶之死 2

    “真是无趣!”玥忧隐一边闪躲一边连连摇头,终是握住卓千泽的清闻挡下陆瑶的剑锋。

    反手加持灵力,急速刺出。陆瑶灵力难续,根本无法抵挡,被剑气震退。玥忧隐趁此良机,反手将剑尖刺进她胸口,与此同时,抓过卓千泽反身挡在他和陆瑶之间,将拔出尚且滴血的清闻也一并塞到卓千泽手中。

    一切只是一瞬,快到卓千泽只看到陆瑶正对着自己瞪大的双眸和缓缓倒下的身体。

    眼中是骇然和恐惧......

    “陆瑶!!!!”

    卓千泽回过头来,看见的是那张魂牵梦萦的面容。

    玥无暇冲到陆瑶跟前,单膝跪地,将她半抱在怀中,修复灵力自头顶灵池穴接连不断的灌入。

    “你......”玥忧隐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卓千泽的心登时凉了半截。

    “畜牲!陆瑶也算是和你自小一起长大,但凡你尚存一点儿良知,怎会下杀手?”玥忧隐眼眶微红,走到玥无暇身侧痛心疾首道:“她是你二师兄未过门的妻,是你的兄嫂,你到底是因为何事,要她性命?”

    卓千泽这觉脑中一片空白,舌头根发麻,跟打了结一样。抬眼,看见这条毒蛇眼角儿的寒光。

    玥忧隐单手拍着玥无暇的肩膀,朝卓千泽微微笑着。

    笑容依旧温和如初,遮住了隐藏的狰狞。

    卓千泽只听到自己悠悠开了口,声音极近又似极远:“我卓千泽想杀谁就杀谁,还需要理由吗?”

    玥无暇闻言,轻轻放下陆瑶毫无反应的尸身,到并未显得有几分伤心。

    “你......”皓月君深深忘进卓千泽的眼底,在他的黑眸中看到了一个没有一丝情绪波动的自己。未婚妻被害身亡,他完全无感,没有一点儿伤心、痛苦。

    这正常吗?玥无暇不知,却觉得这样也不错。永远保持一份波澜不惊的心境,不会因谁而波动半分,更不会受任何人和事物的影响。

    回头想想。之前自己是何其愚蠢,在卓千泽面前丑态百出,卑微求情。

    “父亲,你不能再无休止地袒护他,今日他能杀陆瑶,明日谁知他不会暗害同门?”玥无暇直面卓千泽。

    “唉......无暇,是我来不及阻止,对不起你,总想着千泽是我看着长大的,处置他,难免于心不忍。事到如今,的确是不能再纵容了!你陆伯伯也绝不会善罢甘休。啊瑶是你的妻,你准备如何处置?”

    玥无暇冷冷地看着卓千泽,看着他手中那把尚且滴血的剑。眼前他一与他之间的过往纷纷浮现在眼前……

    少年时形影不离的相伴,历险时彼此的依靠,情愫暗生时的揣揣试探......

    真的,就如同一杯白水般寡淡无味!

    “卓千泽死不足惜,理应绑在玥氏的锁魂柱上,施以锁魂钉极刑,方能平息众怒!”玥无暇冷冷开口。

    卓千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听到了什么?玥无暇要把他钉在锁魂柱上?

    他可知道那是玥氏最为残酷的刑法?

    他可知道开山以来还从未用过?

    他可知道6枚锁魂钉入体,滴尽血液而死的痛苦?

    他可知道......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血可以流了?

    玥无暇知道,他都知道吧!

    以为自己早就心死,不在乎了,却原来也还会妄想也还会痛。

    玥忧隐闻言面上显出几分不忍,看着陆瑶的尸体沉默半响后,点点头:“也罢,十日后在空洞山顶行刑,如此也能给天下一个交代了!”

    “父亲,请将卓千泽严加看管,以防他再做恶......”玥无暇抱起陆瑶的尸身:“我去告知陆伯伯。”

    玥无暇走了,给卓千泽留下的又是背影。

    卓千泽静静地看着,舍不得错过半点,几乎痴了。

    “怎么样?被心爱之人推上锁魂柱的滋味如何?是不是痛彻心扉?死不瞑目?”玥无暇走后,玥忧隐又恢复了原貌,言辞间满满的戏虐。

    卓千泽也不答话,只是痴痴的望着玥无暇离去的方向......

    “为师打算十日后把你的血抽干,然后加持封尸印。押解举止如常的你行刑。这样一来即平息了桃花源陆氏的杀女之恨,又让你死得有因,实在是两全其美。”

    “千泽,你对为师给你安排的结局可有不满?”玥忧隐甚是得意。可对上卓千泽有如枯木一般的神情,顿时觉得乏味了几分。

    “现下,你不是应该讽刺我两句吗?怎么不说话?”

    玥忧隐仔细地审视着卓千泽,想从他脸上找出熟悉的神情。然而,看到的只是他微红的眼眶,和那双渐渐被泪水盈满的双眼。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不停的掉落,封尸印法术耗尽,卓千泽有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双腿再也难以支撑身体,软软地倒下去。

    玥忧隐单手揽过卓千泽,将他颤抖不已的身体抱在怀里。

    脱力说不出话,卓千泽再也无法忍受,像只初生的猫崽儿般抽泣着,用尽全身力气张开嘴,狠狠咬住玥忧隐的肩膀。

    隔着衣物,玥忧隐并不觉得很疼,只是接连不断的泪水蹭到他颈上肌肤,再滴了进去,有几分冰凉......

    玥忧隐表情有了分怪异,单手托住了他的腰身,并未将卓千泽推开。

    声嘶力竭后,卓千泽昏倒在他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