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混乱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周锦拉开锈迹斑斑的防盗铁门,屋内果然漆黑一片。

    刚才的热闹仿佛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内心的空寂。她原地驻足一会儿,才慢悠悠得脱鞋进屋。

    五、六十平米的二居室空间小,两侧摆放了许多杂物,玄关处紧窄得仅容一人通过。

    门口正对着的就是周锦的卧室。准确的说,那是她和周嘉皓共同的卧室。因为房间不够,他们依旧住着上下铺。

    书桌很窄,只能坐下一个人,平常周嘉皓会坐在这里打电脑游戏,周锦都是在被窝拿着小台灯学习。今天他不在,她终于可以享用一次书桌了。

    时钟指到十二点叁十分,到了新的一天。

    周锦打个哈欠,喝了口热水,就迅速投入到书海中了。

    *

    钟家的餐饮娱乐业生意多,每天晚上最热闹的时候,也是钟砚齐最忙的时候。

    从派出所出来就直接去了酒吧,助手李靖正在门口等他。

    “七哥。”

    “嗯。”钟砚齐点头:“今晚怎么样?”

    “一切正常。”李靖凑到他旁边低声说:“宋老板带着朋友来了,还提起了你,说想见一下。”

    钟砚齐略一沉吟,摆摆手:“别让他知道,等会我直接去休息室睡觉。”

    说罢,他皱着眉按了按太阳穴,表情困倦,脸色发白,显然已经没有精力再应付。

    李靖用指纹解锁了私人通道的门,担忧的问他:“要不要把医生叫来?”

    钟砚齐没有作声。

    李靖看过去,发现他正扭头盯着远处的两个男人。

    应该说那是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叁楼有一部分是vip包厢区域,一般人不会来这上面。时间已经很晚,酒精的发酵让人幻成了兽,此刻正啃作一团,身影胶在一起。

    李靖有些忐忑:“七哥,这好像是酒吧的两个打手。我现在去解决。”

    沉默几秒,钟砚齐收回目光,低声回:“嗯。”

    他神色不明,左手指尖不住地磋磨着,仿佛沾染了什么。李靖不敢多看,目送着钟砚齐指纹解锁,然后缓步进了休息室。

    门“砰”地一声关上,带来一阵风。

    一进屋钟砚齐就仰头靠在门板上。从刚才在医院就隐约不适,后来太阳穴处开始钝痛,好像有人正用石块一下下凿着。

    他眼底有红血丝,有汗从额头顺着脸颊滑落。

    然而下身却硬了。

    刚才在门外,其中一个男人按着女人的头压在墙上,另一人对着她的乳房和屁股上下其手。

    那一瞬间,钟砚齐想到今晚左手握住的绵乳。

    那里白嫩,轻轻一碰,乳头便会颤巍巍的立起来,像娇羞的花,等待采摘。

    血液蹭了一后颈,仿佛鲜红泼在一片白雪上,触目惊心。如果用手握上那一截脖颈,她会脆弱的颤抖,也会昂头,无助的张开口。

    这时应该用另一只手堵住她的嘴巴,让她支吾着喊不出声。只能流下苦痛的眼泪,从嗓子里发出求救的呻吟,以此来讨好身后的野兽。

    但野兽不会心软,他只会把娇小的躯体按在墙边,用野蛮的力量压制,让她翘起屁股,等待最后的堕落。

    钟砚齐的欲望从下身烧到大脑,和头痛交融,灼得人难受。

    他倒了一杯凉水,跌跌撞撞地走到床边,从床头柜里翻出药盒。

    抠了两下才抠出药,手颤抖得不成样子。

    不知道一共拿了几片药,聚在手掌心中,最后都顺着凉水咽了下去。

    冰凉划过咽喉,人有了一瞬间的清醒,下身却更硬了。

    在等待它发挥药效的短暂时刻,钟砚齐后退一步倒在床上。

    大床下陷又弹起,柔软的如坠云端。他翻了个身趴着,将脸埋在枕头里,死死压住。

    身体慢慢颤动起来。

    室内静谧一片。

    十几分钟后,一切终于平息,他才把手伸进裤子里。

    *

    峄山二中强制上晚自习,从六点五十分开始,一共叁节,一节五十分钟。

    走读生可以只上两节,但周锦基本都坚持到最后一刻。

    她第一名的成绩是靠自己保持住的,或许聪明很重要,但在高叁这一重要时刻,勤奋和努力才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周锦当下唯一的目标就是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家。

    今天放学周锦直接回了家,她每天要坐末班车,穿越大半个峄山。

    周家的房子在二楼,老旧楼房的楼道灯年久失修,里面漆黑一片。她夜视不好,摸索着扶手往上走。

    走到201室门口,防盗门正敞开个缝隙,里面有吵架的声音隐约传来。

    周锦手拉住门把,凭着一股直觉停下,没有立刻进屋。

    “那你说怎么办!地铁还有半年就开了,最近虹城房市冷,正是最好的时机!”周母的声音尖锐。

    “我说什么?”周父声音带了焦急:“买房买房,哪有钱!”

    “现在不买,马上就涨价了。租房住这么多年,皓皓结婚都没婚房,他还要娶老婆的呀!”

    周父气急的声音传来:“我还能不知道他要娶老婆!”

    周锦向后退了一步,搭在门把上的手缩了回来。

    果然,周父马上开口:“现在的存款,借借倒是能把首付交上,但是周锦马上大学了,钱从哪来?再说,皓皓还有两年也要上大学的!”

    “周锦?你还好意思提!都是你当初等不及,非要......”

    还没说完,周母的话头就被呵斥住。

    “行了!非他妈提这个事是不是?”

    紧接着,里面又传来东西落地的破碎声和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喊。

    周锦在一片黑暗中,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她放慢了呼吸,担心被里面的人发现。

    转身也不管是否能看清楼梯、会不会崴脚,她蹒跚着跑下楼。

    从小的时候,父母就会偶尔看着她欲言又止,目光里有叹息,有不知所措。

    每次吵架周母都会口不择言,然后被周父喝止。

    之前不懂,随着年龄增长才明白为什么。从难过,再到麻木,只是一个反复受伤再自我治愈的过程。

    “姐,你去哪?”

    周锦快要跑出小区门的时候,被人迎面拉住。

    是周嘉皓。他头发烫得流里流气,手里夹了根烟,还掺杂着一身酒气,应该是刚从网吧上完网回来。

    “姐,你......”他看到她眼里蓄满的泪水,有一瞬的迷茫。

    然而周锦现在看到他只会更难受,更觉得羞耻。她甩开了周嘉皓的手,一句话也没说,无视身后喊她的声音。

    虽然知道父母的选择与周嘉皓无关,但周锦想到他正在过的恣意的人生,再对比自己小心翼翼的生活,便无法做到客观看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