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笼子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生活终于回到正轨,周锦的心情从未有过的轻松活泛。

    但是另一个难题又摆在眼前。

    经过上午的事,周锦更加担心她和钟砚齐的关系被透露出来。一旦曝光,将会产生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同学的冷眼、老师的愤怒,最后落到周父周母口中又会演变为不堪。

    周锦心里不安,觉得应该和钟砚齐谈一下。

    下了晚自习,周锦独自出门。

    比斯开蓝的卡宴停在校门口,蛰伏在夜色中。来来往往的学生路过时好奇地探头,然而车窗贴着防窥膜,漆黑一片。

    周锦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钟砚齐的车,她停在人流分叉口,不确定要不要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走过去。

    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学生一个个擦肩而过,唯有周锦静静地站在一处。

    “周锦!”

    她回头,见宋樾快速走到身侧,问道:“你怎么站在这里?”

    “没事,刚才走神了,”周锦尴尬地笑了下。

    男生背着黑色书包,拽了下背带,又说:“你家住在哪边?要不要一起......”

    周锦听懂他的言外之意,迅速打断:“不了,有人接我。”

    或许是拒绝的意图太明显,宋樾感觉到了,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周锦她没戴帽子和手套,寒风如刀割,将脸吹得泛红。

    “嘀——”鸣笛声响起,惊乱了四周的人。

    “那我先走了。”周锦匆匆告别,跑向路边的卡宴。

    宋樾觉得这车有些眼熟,但没再多想,转身向着另一边走去。

    车门关上,隔绝了里外两个世界。

    周锦一边扣安全带,一边小心翼翼地瞄了眼钟砚齐。果然见他眉目中尽是不耐,手握着方向盘,食指一下下敲着。

    “你同学?”他随意问道:“说什么需要这么长时间?”

    钟砚齐仿佛很快进入了新角色,关心起她的问题来。

    周锦摇头:“没什么,问了点考试的事情。”

    钟砚齐挂挡,踩下油门,车子缓缓驶出观海路。

    窗外景色飞速闪过,逐渐离开了峄山市场片区,街道上出现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我们要去哪里?”周锦轻声问。

    玻璃上反射出自己的面孔,和外面的霓虹交映,目视前方的男人听到这话正偏头看她。他的脸庞影影绰绰,依稀能看到流畅的下颌线。

    钟砚齐沉声说:“你以后住的地方。”

    高档车封闭性好,车内安静地不像话。他的话掷地有声,仿佛落在了周锦的心上,心跳也跟着加快了。

    就是今晚了。

    周锦已经感知到一会儿将会发生什么。

    她对性事懵懂,周母也从未跟她讲过,全凭初中学得那点生理知识,放到现在恐怕也不作数了。

    接下来的路上一阵沉默,钟砚齐本就话少,周锦则是被忐忑占据了心神。

    钟砚齐的家临海,南面是一个小公园。小区一共四幢高层,十点多的时间,已经没什么人在外面走动了。

    车停到地下车库熄火,钟砚齐叫周锦下车。

    周围散发着幽暗的光,安全出口的绿色指示灯看起来如鬼魅般。周锦紧跟在钟砚齐身后,寂静的地库回荡着两个人的脚步声。

    电梯直达25楼,钟砚齐扫描指纹进门。

    “以后就住这里,”他说:“有空给你录个指纹。”

    周锦明白了,这是给她准备的“笼子”。

    玄关的灯是感应的,门扯开后就倏地亮起。这是一个宽阔的叁居室,装修风格和周锦想象的大相径庭。周锦本以为以钟砚齐的性格,应该会喜好深色系的神秘感,没想到整个室内以浅色为主色调,沙发和窗帘皆是米色。

    光线很亮,竟有几分温馨的味道。

    她注意到,鞋架上有两、叁双鞋,一进门处的餐桌椅子上搭了一件羽绒外套。周锦换上拖鞋往里面踱步,还看到茶几上扔了几本书,书上摞了两盒烟。

    这不像是专门安排给“金丝雀”的住宿。

    周锦意识到什么,陡然开口:“这是......你家?”

    钟砚齐正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准备点着,闻言咬住烟尾,转过头来,表情似乎是反问:“不然呢?”

    周锦默然,莫名有些安下心来,刚才的惶惶消失一半。

    他吸了口烟,以手虚指了下:“先去洗澡吧。”

    周锦听话,摘下书包放在沙发上,又脱掉校服棉服放下,一步步朝着洗手间走去。

    钟砚齐坐下,伸手拿过她的外套。每次见面都见周锦穿这件衣服,袖口和下摆边缘已经有些磨损。

    棉服抵抗不了虹城的冬天,他想着,得让李靖买几件现在小女孩喜欢穿的衣服了。

    *

    浴室有个很大的浴缸,周锦不会使用,依旧用淋浴冲洗。

    热水淋在身上,舒服得毛孔都张开。

    她不敢多想,觉得只要大脑放松下来,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就会无孔不入。

    周锦擦完身体,要穿衣服时才发现自己没有换洗衣物。穿回校服有些奇怪,裹着浴巾就出去又太过于大胆。

    她咬着唇,脸上涌上阵阵红潮。

    小心的拉开一条门缝,周锦用浴巾围住上半身,低声喊着:“七哥。”

    一阵安静,然后男人趿拉着拖鞋靠近。

    周锦这个角度看不到外面,于是继续问:“有浴袍吗?”

    她的胳膊肘上还挂着一颗晶莹的水珠,此时正和肌肤黏连着,又摇摇欲坠。

    男人的手掌握住她的手肘,滚烫的热度袭来。

    钟砚齐推开门,将她用力扯出去。

    1100珠,懂我意思吧?

    给小锦的乔迁贺礼,交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