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剑三同人)不求风月成全 作者:罄靥

    第 25 章

    这么久了,是该安定下来了。

    可惜了这些今日还在谈笑风生的将士,有些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当夜,大营便遭到了狼牙军的偷袭,守卫或许是喝了些酒神志还有些不清醒,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以至于任着大火蔓延,过了足足半个时辰才有人大喊道,

    “失火了,失火了!”

    紧接着厮杀声从东边蔓延开来,有的反应快的能及时起来应敌,反应慢的早就长眠于睡梦之中。

    明明到了最后的关头,却偏偏在这种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

    穆玄英本是伏在桌案上打盹,听闻外面的嘈杂这才惊醒,急急匆匆的带上佩剑向外跑去。

    刚出了营帐穆玄英便感觉一股热流洒在脸上,滚烫粘稠的液体夹杂着骇人的腥味,顺着脸部轮廓缓缓的流淌下来。他眼睁睁的看着前几个时辰还活蹦乱跳的守卫就这么活生生的倒在了面前,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呆滞……

    “穆……穆……”

    虚弱的声音让穆玄英回过神来,他手忙脚乱的上前去想将人服起,可双手却是不听使唤,怎么都使不上力气。

    “我……我……”那人用颤巍巍的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信封,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是一个字也没再说出来。信封还没递到穆玄英手里,便先断了气。

    穆玄英拿过他手中攥紧的信封,上面的血迹早已干涸。血迹混着墨迹依稀能分辨出那几个大字,爱妻亲启……这封家书想必是先前就准备好的,就是为得这种时候能有个交代,如果有可能,谁都不希望这些提前写好的书信会有用武之地。

    穆玄英将信封仔细的收入怀中,又提起剑快步穿梭于刀枪火海之中。

    此时穆玄英最担心的还是莫雨,昨夜莫雨说跟着那个姓墨的军医一起出去采药,现在也没有回来。

    焦虑,担心,不安,多种情绪充斥在穆玄英的脑海之中。他已无余力去考虑那些将士苍生们会如何。只要,只要莫雨没事就好。

    穆玄英不敢考虑最坏的结果,哪怕只是想一想都足以令他恐惧到畏缩。他只得在火光之中漫无目的的寻找着,期盼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会出现。

    一身蓝衣在这种环境下格外显眼,不一会儿穆玄英就看见似乎有人向他冲来,口中还喊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语言。

    利剑出鞘,白进红出。

    一袭蓝袍沾满了血色,本来俊朗的容颜也模糊了,穆玄英脱着滴血的佩剑继续寻找着,有些尸体早已面目全非,穆玄英不敢确定里面是不是有莫雨的,或者说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毛毛!毛毛!”

    几近绝望之时,穆玄英总算听见了远方急切的呼喊。穆玄英想回应,却是连声音发出来都是哑的。

    穆玄英看着熟悉的身影向他奔来又将他揽入怀中,又细细的查看了一遍,确认了身上的血不是穆玄英的才放心道,“毛毛,我真怕你就这么走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穆玄英听见莫雨的声音中隐隐约约夹杂着泣声,这个一向高傲的人,却将他视若珍宝。如今竟也会在这种时候为他落泪。

    穆玄英觉得很多时候生死不过瞬间,错过了便是错过了,甚至来不及惋惜,就像刚才在他面前倒下的那位将士一样,连最后的遗言都说不出来就归西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更好的珍惜眼前的人。

    穆玄英回搂住莫雨,“莫雨哥哥,我没事……下次一定不会让你担心了”

    战火依旧未歇,有了莫雨的相伴,穆玄英觉得手中的剑也轻便了许多,一路上手上不知流逝了多少生命,才算是突破了重围,闯了出来。

    黎明之际,厮杀声才渐渐止歇,穆玄英来不及歇息便投入到救治伤员的工作当中。

    这次当真是死伤惨重,大军元气大伤。但是现在他们除了铤而走险的打回长安,并没有其他的退路可以选择。

    继续撤兵?这李唐的王朝还能给他们几年的时间重新筹备?

    本是信心满满的归京,如今却只能苟且而过。

    “毛毛,过来让墨先生给你瞧瞧。”处理完伤兵,穆玄英早已累的瘫倒在地,见着不远处同样瘫倒在地上的墨无归似乎比他好不到哪儿去,便摇头示意拒绝。

    莫雨见他没有反应,有些无奈的凑了过来,“若是累了先睡吧,辛苦你了。”莫雨一边说着一边换了个姿势,好让人倚在自己身上更舒服些。

    一旁的墨无归表示看的习惯了,便偏过头去自顾自的休息。

    莫雨看着怀里人满脸的疲惫,自己也不由自主的瞌睡起来。

    半梦半醒之间,莫雨仿佛又听见那个稚嫩的声音喊着他莫雨哥哥,在他们流浪的时候彼此依偎在一起,轻轻的告诉莫雨,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已过夜半,穆玄英又一次在梦中惊醒过来。

    或许是那些绝望的嘶吼实在是印象太过深切,以至于这些日子总会在梦境之中频频出现,阴魂不散。

    最令人害怕的还是每次都会梦见莫雨也同那些尸体一般冰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着穆玄英哭喊着都不会有任何回应。

    回过神来冷汗已经浸透了衣衫,穆玄英紧紧的抱住身边的人不肯松开。莫雨知他是有做噩梦了,轻轻的抚着他的后背,在人耳边轻声道,“别怕,我还在呢。”

    低沉的声音倒是温柔至极,萦绕在身旁有着说不出的心安,穆玄英的呼吸渐渐的平稳下来,这才肯将环住人的手松开。

    “莫雨哥哥,我梦见你比我先走了……”穆玄英的声音还是在微微的颤抖,将头埋在对方宽阔结实的胸膛里,低声呢喃道。

    生离死别,这些事情穆玄英尽量不会去想。死的那一个可以一了百了,唯有活人独自承受着全部的痛苦。

    穆玄英本就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是他却是贪恋莫雨,贪恋着这份来之不易的温存。穆玄英想过若是莫雨走在前头,自己该会多寂寥。偌大的浩气盟,竟连一个说得上心里话的人都没有。又或者说平凡人家的女子即便是再乖巧,再伶俐,又怎能及莫雨待他的半分好。

    有些事情,不想也罢,心里倒也清静些。

    “傻毛毛,莫雨哥哥不会走的。”

    穆玄英私自拔除了体内的续命之引的事情,如今莫雨还是被二人蒙在鼓里,莫雨虽然觉得穆玄英与以前相比是有些异常,但还是觉得不过是对方肯正视内心了,并没有往那方面想。

    莫雨是聪明人,不会傻到去怀疑枕边人。但是再是聪明的人也有糊涂的时候,这次莫雨终究还是疏忽了。

    他还是以为自己的寿命能尽数续給穆玄英,浑然不知对方早在其中做了手脚。

    第 25 章

    恋耽美